十二色茶蘼._

杂食动物。

【杰俭】你丫可拉倒吧.


#你们就当这是原耽吧(…)
#快,夸我 @一坨咸妖语。 

1、

“喂喂,别走那么快啊,上赶着投胎啊你?”

杨一杰加快了步伐紧跟着前方恨不得跑起来的人,忍不住抱怨了两声。可那人就和没听见似的,依旧走的飞快,甚至都不回头看自己一眼。

“我说麻豪俭,你到底听没听见我说话啊,聋了?”

“你说谁聋了?”

这会可算是搭理他了,一张白净的脸庞涨的通红,话语很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伴随着意味不明的四目相对,愤愤的盯了他一会儿之后又把头扭了回去。

“烦死了…我回宿舍泡方便面,你一个人去食堂吃吧。”

麻豪俭说罢便转头走了,杨一杰本想挽留,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望着对方的背影出神许久后还是独自一人去了食堂。明明平时一个人都能吃30块钱的盒饭,此时闻着扑鼻的香气却怎么都没了食欲。随便要了盘炒面泄愤似的大口吃着,果真呛了嗓子。一阵猛咳后头晕目眩的抬起头,只见有人递过来一瓶矿泉水,接过喝了两口后才看清来的人是王铁柱。

“…谢谢大哥了。”

“今天就一个人吃饭?”王铁柱似笑非笑的问道。

“别提了,还不是得怪你们几个…这下好了吧,现在都开始躲我了。”

“就开个玩笑嘛,谁知道他这么介意。而且当初谁知道让你追媳妇你就真追他去了。”王铁柱瞥了他一眼,一脸无辜。

“拉倒吧你,还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他承受能力这么弱。男生之间这样的玩笑多了去了,也没见谁这样啊。”杨一杰抓了抓头发,不耐烦的咂了咂嘴。

“还不是你惯的毛病。”

“呵,女人,老吃烧烤你也不怕致癌。”

“你也来一口?要死一起死得了。”

“…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

2、

杨一杰越发烦躁了。

连续几天了都没和对方说过话,偏偏俩人座位还离得很近,尴尬的一批。
虽然准确的说是麻豪俭单方面无视杨一杰。

所以当杨一杰拿着运动会报名表站在麻豪俭座位前的时候,后者站起来就要走,结果被直接扯住胳膊,更无奈力气没对方大只得乖乖认命,可依旧是满脸的不耐烦。

“说吧,报什么项目。”
“…都不报。”
“行,那就篮球。”

杨一杰轻描淡写的吐出这几个字,却让对方脑子里一阵电闪雷鸣。

“…我靠,篮球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还是不理我?”
“…”

铁骨铮铮如麻豪俭,愣是憋住没回答对方。杨一杰正想再接一句,却被及时响起的上课铃逼退回了座位上。

此时麻豪俭的内心。

【好他妈险,再晚两秒爸爸都要叫出来了。】

—————————————————————————

3、

麻豪俭正在宿舍收拾书包的时候,却被突然推开的门吓到差点心肌梗塞。杨一杰默默的把门关上,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脸严肃。

“we need to talk.”

“…你那垃圾英语成绩就别放洋屁了。”

“……你最近在躲我?”

“没有。我就是想一个人吃饭,舒坦,不行?”

“别装了,你就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根本没有人关注这事。”杨一杰本来心情就烦躁,又被这人杠了两句,语气就有点重了。

“你有完没完了?”麻豪俭其实已经没多气那事儿了,可被他这么一说火气也上来了,怒极反笑。

“怎么,非这么缠着我,你是不是真喜欢我啊?”

“我要说是呢?”

杨一杰本不想接这句的,可一不做二不休,而且看着对方震惊的表情他也有些莫名的暗爽。

“你要再这样,信不信我当众再叫你媳妇儿?”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这么凶可不好啊,媳妇儿你长的那么漂亮,气坏了你我可是会心疼的。”

杨一杰自幼苦练骚话,这些玩意可谓是张口就来,而且全程脸不红心不跳,眼神含情脉脉如流水,搞的他自己都佩服自己。

麻豪俭显然就没有那么从容不迫了,他满脸通红,目光都要把对方杀死无数次了,也只得恶狠狠的吐出几个字:

“靠…流氓吧你。”

“你如果想让我更流氓一点我也不介意,不过这宿舍隔音可不好,麻、豪、俭、小、同、学。”

下一秒杨一杰就被甩出了门外,对方摔门的声音差点把他耳朵震聋。不过他深知自己已经差不多成功了,于是吹着口哨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宿舍。

—————————————————————————

4、

在此之后两人恢复了从前的关系,依旧每天一起去食堂点七块钱的炒面和鸡排饭,外加一瓶冰红茶。麻豪俭当然也没去参加篮球赛,篮球这玩意是底线,可不敢用生命开玩笑,可他还是在杨一杰上场后喊破了嗓子给他加油助威。

于是在比赛结束后的英语晚自习,杨一杰盯着着那人的发旋好一会,用笔捅了捅旁边的王铁柱。
“有事?”
“我发现你有时候说的话还挺靠谱的。”

“媳妇儿就是要靠追的。”

“…你很有当gay的潜质啊。”
“彼此彼此。”

王铁柱:【嫌弃jpg.】

end.

画完发现有bug…委屈巴巴…

p2是摸鱼的艾比…

【staig】房客.


-是大学毕业后的队长组.
-同居设定.
-看了自己两年前的文,希望现在的文笔能让人感觉更成熟一些了…在努力不ooc的道路上摸爬滚打.

—————————————————————————

此时此刻是晚上十一点.

街上几乎没有了行人——这个国家的晚上八点后敢独自在街上游荡的人少之又少.夏季的凉风将树叶吹得沙沙作响,散发着昏黄光芒的路灯下盘旋着一群小飞虫,看的人越发烦躁.那个被灯光拉长的漆黑身影的主人此刻也正是这样的心情——

“…真见鬼.”Stan抓了抓头发,确认了几遍地址后才拉着行李箱朝前方不远处的那栋房子走去.

Stan对这个城市并不熟悉,刚毕业的他手头更没什么多余的钱,所以当他叼着面包片蹭着咖啡馆的WIFI时看到了这条请求合租的消息便点了进去.发现只有几张房子的照片、合租要求和简短的自我介绍——性别男,是个和Stan年龄差不多大的家伙,除了这些和一串电话号码后便没了更多的讯息,想必是个寡言又无趣的人.

Stan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戴着眼镜打着领带中年谢顶的男人形象.

有点糟糕,可房子的租价很吸引他.于是这件事便这么定下来了.

要不是那个留着莫西干头还带着外地口音的傻x司机连续走错了两个岔路口,他也不至于大半夜还在大街上吹冷风.

Stan站在门前,呼吸带着紧张的频率,最终还是敲响了门——时间不早了,他已经做好了被痛骂一顿的准备.

门开了,开门的那人顶着一头说不上整齐也并不杂乱的黑色短发,还算英俊的脸庞却略显冷淡.他穿着短袖和一条修身的水洗牛仔裤,想来是还没打算睡下.

可这都不是重点.

看清楚对方的脸后两人惊诧的同时相对无言,沉默了好一会后还是那人先开了口:

“…Stan?”
“…晚上好,Craig.”
“…先进来再说.”

不得不说,在合租时能恰好遇到自己的小学同学真的很让人意想不到.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让Stan感到惊喜的事,其实两人小学的关系并不算融洽,甚至有点针锋相对的意味.不过现在想来都是些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无聊琐事,所以他也没多讨厌Craig,不过对方的性格他可是从小就感受过的.

真要命,希望他现在不是那样——Stan如是想到.

“…就像当时商量好的那样,房租对半分,卫生轮流负责.”Craig顿了顿,“至于三餐…如果你会做饭的话,费用可以我来承担.”

Stan盯着墙角的几箱方便面,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这家伙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还有,进屋前先敲门.”Craig又补充到.

“知道啦知道啦,你没什么秘密是我想知道的好吗,而且我对你这种带把的没兴趣.”Stan有些头疼,忍不住说了些白烂的话试图活跃一下沉闷的气氛.

说是想要故意激怒一下Craig也未尝不可.

“……谁知道呢,哥们儿,养过gay狗的人可没资格说这话.”

“…干你大爷的.”

“时间不早了,我睡了.希望你是个能让我尽量喜欢的起来的合租人,晚安.”

不等Stan回话,Craig就“啪”的关上了门.

“……”

Stan也意识到期待着对方性格能有所改变的他真是太愚蠢了.

在那之后,两人便正式开始了合租的生活,至少从生活习惯来讲,两人都觉得对方是个不错的合租人.

毕竟在Stan第一次半夜用音响大放摇滚乐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Craig动起手来有多凶残.

但这也并不妨碍两人平常只要能抓住机会就互相嘲讽几句——例如在Stan和小女友分手后Craig会挑着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幸灾乐祸.Stan也会指着对方新打的耳洞嘲笑他是个小娘炮.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的职业.Stan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而Craig是酒吧驻唱.
所以都不算是有固定收入的人.

Craig一开始禁止Stan随便出入他的房间的原因就是墙上挂着的各式各样的电吉他,包括墙角的音响和架子鼓,这些东西加起来够抵他两年的房租了.

不过在有一次Stan喝的烂醉后抢过他的吉他开始毫无形象的即兴演奏之后,Craig发现对方的吉他技术还不赖,从此也就不那么在意进屋前是否敲门的问题了.

“说实话,我弹的不比你差多少吧.”第二天早晨Stan一边切着自己盘子里那份阿根廷烤肠,一边洋洋自得的望着Craig.

“…可你当时那张脸真的蠢毙了,并不会有女孩子会对那样的你产生心动的感觉.”

“闭嘴,Craig.”

“不过话说回来,”Craig放下刀叉,“你似乎没去过我工作的地方.”

“…想不想去看看?”

于是在对方显得没那么诚恳的邀请下,那天晚上Stan跟着Craig去了那个酒吧.五颜六色的聚光灯过于刺眼了些,Stan坐在吧台旁,试图寻找不远处舞台上的人.

其实没必要刻意寻找,在Craig上台后原本嘈杂的环境迅速安静了下来,甚至有几个学生妹聚在一起小声说着些什么,眼睛里都闪烁着热切和兴奋的光芒.

“…真没想到这小子人气这么高.”Stan有些郁闷,忍不住灌了一大口杜松子酒,那感觉像是吞了一个火球下去.

Craig站在昏暗的舞台灯下,光线照在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加安静柔和的脸上,若再凑近些看甚至隐约可见睫毛的轮廓;脖颈挂着的十字架掉坠闪烁着金属的光泽,映衬的锁骨更加分明,被Stan嘲笑过娘炮的耳钉此时也显得格外性感.

Stan莫名感觉喉咙有点发紧.
真是疯了.

吉他声伴随着熟悉的好听嗓音在耳畔响起——

【Stuck in a limbo me and my sins go.】

【I played a vicious part I've broken my fair share of hearts.】*

……

Stan不得不承认,他这次算是一败涂地了.

“怎么样?”Craig坐在Stan旁边,托着下巴问他,眼神中难以掩藏戏谑的神情.“一杯冰酒.”

“好…我承认你在这种时候有那么些魅力,那些小妞都喜欢你这款——足够性感,或许你可以考虑把胸口开的更大些.”Stan有些含含糊糊的说道,他的脸颊带着绯色.

“…这听起来很gay,或许我应该给你一拳清醒一下.”

Craig有些无奈的看着Stan又灌了一杯杜松子酒下肚,他可不喜欢这种高烈度的酒,在他看来它们尝起来的感觉和在冰箱里放了一晚上的陈年辣椒水没什么区别.

“哈…?我可没那么容易醉…这两杯酒怎么可能灌的倒我,sweet…”

上帝啊.

这分明就是醉鬼的表现.Craig考虑了一下把Stan独自扔在这儿的后果——有点糟糕,因为那样早晨可能没人负责,而且这的治安也没那么好.

他还是会稍微担心一下Stan的,虽然那一点稍微可以忽略不计了.

“看到那边那个妞了吗,她在看你、也可能是在看我…身材真棒,可看脸型大概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觉得呢?”身旁烂醉的家伙又开始喋喋不休了.

“我他妈怎么可能知道你喜欢什么…”Craig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堵在了喉咙里.

Stan吻了他.

不是那种一带而过的吻,Craig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唇舌带来的炙热的温度,辛甜与苦涩混杂在一起,充斥在两人的鼻息之间.

是他讨厌的烈酒的味道.

更可怕的是Stan看起来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拽着对方的衣领试图加深这个吻.周围已经有了小小的骚动.

……

等Craig挣脱出来的一瞬间某人便立刻趴在吧台上昏睡不醒了.

“…真他妈的活见鬼了.”

等Stan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被窝中——当然是他自己的房间,内心有一丝波动,毕竟他已经做好在酒吧独自过夜的准备了,没想到Craig这么…讲义气.在他爬起来打算给Craig一个充满感激的拥抱时却被对方精准闪避了.

“醒了就先去洗澡,然后做早餐.”
“……”

在那之后的早晨时间,Stan隐约察觉到了对方有些不对劲.
“你怎么了…?”

Craig拿着刀叉的手一顿,“…没什么.”他稍微看了一眼Stan,又低下了头.

“…是我喝醉后干了什么吗?”Stan考虑到自己的酒品,小心翼翼的问到.

“啪”的一声,对方的叉子掉到了地上.

一阵死寂.

“…我出门了.”Stan望着对方消失在门后的背影,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而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Craig都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闭口不谈,于是他也只得先压制下自己的好奇心.

不过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过去.

以某个无关紧要的节日为名义,Stan买了一堆啤酒回来轻描淡写的对Craig说“不如喝点酒聊聊以前的事.”对方沉默了一会竟然同意了这个无聊的建议.

Stan的动机并不纯——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可他确实从小就是个好奇心严重且具有领导能力的孩子.他这次可不会喝醉,而且如果是两人都喝啤酒,Stan有百分百的信心能把Craig灌倒.

然后就能问出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他并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和他一样喝醉后立马睡过去.

管他呢.

“哈…你应该记得当时所有人看我的眼神吧.”Craig有些愤愤不平.“Tweek那小子…干他娘的…”他回忆起了他和Tweek当时为表演当众分手演的那出戏,也正是那次他发现了那个男人有多恐怖.

“还有秘鲁的那次…你还欠我一百美刀…”

Craig确实喝醉了,他一喝醉就会喋喋不休,这点倒是和Stan一样.

Stan一边接着对方的话,一边寻找着合适的时机.终于,Craig像是说累了,低下头又喝了一口啤酒,把空罐子扔在一边.Stan盯着空罐子咕噜咕噜的滚到墙角,装作心不在焉一般的开了口:

“你还记得…呃…那晚我到底做了什么吗.”

他甚至没说清楚是哪个晚上,可他相信Craig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你真那么想知道?”

还未等Stan点头,对方的身体就压了过来.

Craig恋爱的经验并没有Stan那样丰富,甚至至今为止都没和女孩子成功滚到床上去,所以吻技也可想而知.可是对方有些笨拙的动作却依旧撩拨起了Stan的情绪,他感觉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躁动了起来,有些强硬的将对方按倒在地毯上后撩开对方的衣服试图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他的手被另一只手按住了.

抬起头便看见Craig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一丝嘲笑的神色.

“…想和我上床要价可不便宜,Stan Marsh先生.”

END.

Ps:酒精真是个可以麻痹大脑合理耍流氓的好东西.(闭嘴

文中提到的歌曲是《Killer》.

最后——

Craig我想和你上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咆哮】

顺着好基友的意见上传了…

【HQ/京矢】memory_

.标题瞎取…起名废orz.背景是大学毕业在酒吧相遇的二人,实际上高中有一点点双向暗恋设定,不过可能当时是矢巾的感情更强烈一些√【???】

.有R向描写,R向描写,慎入.

.京矢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夜晚的酒吧内,五彩斑斓的刺眼灯光在不大的舞台上来回移动变化着,男女人们在喧闹嘈杂的气氛下热烈的跳着贴面舞,汗水紧贴着身躯流动,刻意裸露出的肌肤为这场景增添了几分淫靡的色彩.

  可京谷只是稍微看了几眼便转移了视线,这一切一点也不吸引他.他坐在冷清的吧台前,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强拉他过来的那个混蛋学长已经没了踪影,他想回去了,可放任他不管又怕人死在这——他对前辈多多少少还是抱有一点儿尊敬的.

  他盯着空荡的柜台发呆,有什么人在他身旁坐下了,他的眼角只捕捉到了一抹奶白色…不,或许还要带些棕色,总之就是一种让人感到有些许甜腻的颜色——就像奶油太妃糖.这种发色太少见了,又让人熟悉——

  京谷想起了高中时的那个和他在同一个排球部的家伙,很轻浮、有些让人讨厌,可对他更多的抱有的是一种有些微妙、很难形容的出来的感情,以至于高三那年转学时心里还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不过随着5年时间的消磨几乎消失殆尽.

  可他还是忍不住转过了头,看清了对方的脸后京谷着实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只不过他并没有用任何表情表现出自己此刻的情绪.他又冷静下来打量了对方一番,确定没错,他就是方才刚在京谷的回忆中过了一遍的那个人——矢巾秀.

  可显然那人已经醉了,相比普通男性更为纤长浓密的睫毛半遮着眼眸,耳根泛起不自然的潮红.好在神志还算清醒————只是不至于撒泼打滚说胡话的地步.

  “一杯长岛冰茶…谢谢.”

  天,他还在点酒.
  京谷这样想着,低头看看自己还剩半杯黑啤的玻璃杯.

  矢巾秀慢慢转过头来,打量了京谷2秒钟,嘴角扬起一个不宜察觉的弧度.他将目光放回面前的长岛冰茶上,喝了几口后嗓音有些发闷的开了口:

  “喂…你和他好像啊、这个眼神…你认识他吗…?”
  “你想说什么…?”
  “来陪陪我吧…就一小会.”

  京谷盯着矢巾的眼睛,眼眶好像有点湿漉漉的,人畜无害的如同迷途的小鹿——可天知道他的性格究竟有多恶劣,单薄的嘴唇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吐出嘲讽的话语,让你气的只想夺门而逃.

  可好在矢巾这次并没有这样,他沉默了一小会,一字一顿的说:

  “其、实,我是gay哦——能看出来吗?”

  他故意盯着京谷琥珀色的眼瞳,想从中捕捉到什么——诧异?厌恶?惊恐?

  一项都没有.

  矢巾看似有些失望的撇撇嘴,浮夸的叹了口气.

“什么啊——还以为你会落荒而逃的,超没劲哎…”

“你如果要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就走了.”

  “别别别,你坐下啊——”矢巾连忙拉住京谷结实的胳膊.“听我说说话嘛,我刚失恋了、很苦恼的啊…”看着对方重新坐下,矢巾松了口气,一口气将面前的酒喝掉了一半,才又缓缓开了口.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你和我前男友、很像.”

  ……京谷有些后悔刚才没甩下他的手直接走出酒吧.这家伙、脑子已经不太合适了吧.

  “唔…话是这么说…可还是和想要的感觉不一样啊…不过刚开始也是因为这副长相才选择和他交往的,有一些偏差还是很正常的啦…”

  “可他也是一个见异思迁的家伙…在床上也过于粗暴了一些…于是就分手了.骗你的啦——其实我没那么伤心的.”

  …床上?矢巾这家伙…

  “…你和他已经做过了?”

  矢巾上身只穿了件黑色低领的长袖T恤,脖颈上银色的男式项链映衬着明晰的锁骨.趴下时露出一小截白色的腰肢.更要命的是他此时此刻像是故意的舔着单薄的嘴唇,眼尾带着红色.

  京谷没来由的火大,他甚至想到了矢巾在那个男人身下与之欢爱的场景:性感的声线染上了情欲的颜色,眼角渗出的泪水打湿了枕巾,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紧抓着白色的被单……

  …真见鬼,京谷一想到这些,甚至闪过了现在就把面前的人压在吧台上狠狠的cao弄的念头,让他有些嘶哑的带着哭腔的嗓音只能喊出自己的名字…当然,这个想法太疯狂了一些.

  “…是啊,我和他已经做过了…你不高兴了?”

  矢巾将脸凑了过去,呼吸轻轻喷洒在京谷的脸颊,带着酒精的气息.他显然已经醉了,可还是压抑不住的尾音上挑,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

  “矢巾,你喝醉了.”京谷皱着眉头,他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可其实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可不记得…见过你…唔”话音未落,京谷就将唇覆在了对方喋喋不休的嘴上,柔软的舌探了进去,侵略着对方的口腔,将空气消磨殆尽.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矢巾几乎要失去了仅存的一点理智,他的身体本能的瘫软下来,却被京谷搂着他腰部的手支撑住了.他有些害怕了,自己可能是玩过了火,对方低沉的嗓音极具攻击性,在他耳边缓缓开口——

  “…我会让你想起我的,用一晚上的时间,矢巾.”


end.





最新的一话矢巾和小狂犬超可爱啊??这对也该回回暖了吧???【大哭】

唉_南极圈cp的痛.

【吕云】一失足成千古恨 2

我更新了!!宝贝们!!我没有弃坑!!!【什么

有微量汗萝预警【……】私心打个tag,这对怎么也那么好吃……

“……我,我帮你请个假吧,就说你身体不舒服?”吕布小心翼翼的问到。

赵云沉默了一会,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吕布出了门,不光给赵云请了个假,还给自己请了假,他需要冷静一下。

于是乎,在大桥边感受了半天冰冷冷的风在脸上胡乱的给自己抽着大耳刮子后,吕布碾灭了烟头,抹了把脸,给那人拨通了电话。

“……事情就是这样。”
“……”

大家好,我叫貂蝉,芳龄19,人送外号学院小花旦,长的那叫个贼拉带劲,还有着堪比徒手撕高达的战斗力,是学院内男女老少【?】所追求的对象。

而今天,我被我2年前的前任莫名其妙的叫出来,本以为他是要找我复合,所以已经在路上想出了20种拒绝他的理由。

万万没想到,他今天是来告诉我,他酒后乱x把我男神睡了,还问我该怎么办。

……我去,真他娘的刺激。

学院动漫社副社长貂蝉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到底喜不喜欢子龙哥哥啊?”

“……大概是兄弟情。”

貂蝉:【痛心疾首jpg.

“不,你仔细回想一下,你当时会不会很爽?”
“……我忘了。”

“……日你大爷的吕奉先。”

“那个…我真想不起来了,我喝多了当时。”吕布感到有些头疼。“而且我又不是渣男,我会负责的……”

“负责啥?你又不是一不小心搞出个孩子,你得掏奶粉钱尿布钱长大还得掏学费;还是你想啪的一声甩两万块在子龙哥哥脸上?我嘞个去,那他不打死你算我输,你当玩419呢?”

“……那该怎么办。”

“恋爱啊!!和他处对象啊哥!!”
貂蝉:【我怀疑你根本没有脑子jpg.

“可我感觉…他生气了啊。”

……

貂蝉忿忿的拎起包冲出了咖啡馆,高跟鞋在光滑的大理石瓷砖上塔塔作响。

这标准的直男思维,是在下输了,很心疼子龙哥哥,心疼。

“hey!guy!”马可波罗笑着向吕布打了个招呼,望着貂蝉离去的背影。“怎么了,和女朋友吵架了?”

吕布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小伙,这是他的同班同学,和他关系很不错,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似乎注意到了吕布疑惑的目光,马可波罗有些尴尬的解释:“我在这打工。”

“哦……哦,那个,问你个问题方便回答吗?”
“你说。”

“你对男人硬的起来吗?”

“??????”
【白人问号jpg.

“啊……这个,他技术很好的啊,所以硬起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啊,毕竟我和他都不是性无能嘛,不过一周次数不要超过5次吧,会很累的……”马可波罗停顿了一下,颇为正经的回答到。

“???停,哥们,停一下,先不提你这段话所包含的巨大信息量,你已经跑偏很严重了啊??好吧,好吧,算我没说清楚……嗯。”

“你对自己的兄弟硬的起来吗?”

“……那你看我现在是硬着的吗?”

“……”

tbc.

非常有病的花絮【汗萝预警!】:

马可波罗一进教室,李白就叫嚷起来:

“菠萝包!你脖子上又添新吻痕了!你是不是又撩妹了!”

“你??你怎么凭空污人清白……”

“我上次亲眼看见你在酒吧撩妹,被成吉思汗拉走就是一顿操……”

“胡说八道!意大利人的撩……能算撩吗?那叫……促进人类友好交流!”

李白不再争辩,而是和众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教室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以上胡编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