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色茶蘼._

兔赤/岩及/天濑见/灰夜久.

菅原命,不拒同担.

排球同好,扩我,我说不定会产粮(…)

【速度松】一丁點浴室play.

一點點速度肉渣!
大概就是擼松那集最後一點延伸出來的腦洞x
最近天天吃刀子所以打算自我滿足一下.
雙向暗戀設定.(雖然不明顯x
覺得很ooc,能接受就開始嘍?
------------------------------------------------
「唔、嗚哇!?」
輕鬆在推開門的一瞬間踩到了那塊肥皂,並且以高難度的姿勢重重的滑倒在了地上.
以及抬頭看到自家長男愚蠢又囂張的笑臉.
...小學生嗎這傢伙!?
在心裡狠狠的鄙視了對方幾秒鐘後打算再也不要理會這個混蛋了.可在他嘗試著爬起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不妙.
「…嘶,好痛啊..」輕鬆細而淡的眉毛因疼痛微微皺起,左手緊緊的抓著腳腕.
已經是青紫一片了.稍微動一動都會感到針扎一般的痛感.
啊...這可怎麼辦啊,會被嘲笑到死的...為了讓他獨自在澡堂里待整整一宿嗎?這種惡劣的把戲.
才不會讓他得逞.
「哈哈哈哈哈你怎麼這麼遜啊!這樣都能摔傷是女孩子嗎?」小松在嘲笑完畢後卻看到對方遲遲沒有反應,不禁有點擔心的走了過去.
「...輕鬆?」
「背我.」輕鬆很努力的不讓自己羞恥的情緒洩露出來.導致底氣不足.
「背我出去,我才不想在這裡待一晚上.」輕鬆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同時抬起手臂試圖遮住自己微微泛紅的臉頰.
可小松看著自家三男平時不怎麼露出的表情有點呆住了.
畢竟平時是那麼要強的一個人.
看著看著突然不合時宜的發現輕鬆的皮膚比其他兄弟要白很多,身材也顯得瘦弱.倒真的有點女孩子的感覺.配合著臉上微微的紅暈……
小松突然感覺自己的小兄弟有要抬頭的趨勢.
當然也不排除有自己對自家三男一直以來微妙的感情煽風點火的因素.
不行,再這樣待下去吃棗藥丸.
小松走上前去托起輕鬆的背部,另一隻手從膝蓋下穿過.將對方直接公主抱了起來,慢慢走向浴池.
「餵?!我說的是背不是抱啊!而且我是讓你帶我出去啊!?」赤裸的肌膚直接摩擦的感覺讓輕鬆有些臉紅,莫名奇怪的感覺讓他不禁焦躁了起來.
「哎---可是你還沒有洗澡呢,這樣回去不好吧---」小松帶著些許玩味的語氣,嘴角上揚.然後把懷裡的人放進浴池,自己也坐了進去.
朦朧的水汽包圍著兩人,感受著溫熱的水漫過胸膛,輕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如果忽略掉旁邊的人就更完美了.
其實平時兄弟們都在一起洗澡,誰也不覺得有什麼,可只有兩個人氣氛就有點奇怪了.
更重要的是這個人是松野小松.而且剛才那抹笑容又算什麼意思啊,輕鬆不禁又有些焦躁了.
「嚯----呀!」正當輕鬆和自己做著心理鬥爭(並沒有)的時候,一捧水直直的超自己潑了過來.
搞什麼啊?!
果然是小學生嗎!?
「咳..咳,別胡鬧了.大家也都二十多歲了,有點分寸啊小松哥哥.」輕鬆的眼睛因為水的緣故有些睜不開,只看見對方靠近了過來手抵住後面的瓷磚將自己囚禁在臂彎下.
要幹什麼…?!
「吶...哥哥我不太懂什麼叫分寸呢,能教教我嗎?」「你...」話還沒說完就被堵了回去,舌與舌交織著.「唔..嗯」輕鬆的臉頰因缺氧漸漸熏染上紅暈,一絲涎水從嘴角滑落,逐漸滑過精緻白皙的鎖骨,隨著吻的加深,眼中浮現了些許水光.
不知過了多久,總之輕鬆覺得快要死了的那一刻對方才放開他.大口的喘息著,不由自主的發出幾聲呻吟.全身蒙上了粉紅的顏色.
小松覺得自己要不做點什麼簡直就不是男人.於是不等對方喘過氣來便再度吻了下去,另一隻手不安分的朝胸前的花蕊探去.
「唔...啊!」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刺激,本身體質就敏感的輕鬆又是第一次,眼角滲出了淚花,連忙掙脫出對方的吻又抓住對方的手臂.
雖然現在的輕鬆簡直讓人想要犯罪,可小松還是決定徵求了對方的意見.
「...現在,不可以嗎.」
「沒關係...我可以等.」
看著對方難得嚴肅的表情,輕鬆思考了一下,然後把頭轉向一旁,耳根發紅.
「沒...沒有,別在這裡搞.」
小松呆楞了一下,探身含住了對方耳垂,細細摩挲了一會後滿足的欣賞著對方羞恥的表情,然後將對方抱起跨出了浴池.
「那我就不客氣的享用嘍?」
------------------------------------------------
之後他們在家乾了個爽(ni

评论(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