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色茶蘼._

兔赤/岩及/天濑见/灰夜久.

菅原命,不拒同担.

排球同好,扩我,我说不定会产粮(…)

【妖狐x跳跳哥哥】这个舍友大有问题!

•学院设定.
•狐跳好吃啊!!失踪人口回归来安利邪教啊!虽然我写的渣还是哭着求爸爸们吃一口(跪地
•因为是学院设定所以崽儿不会自称小生,因为我感觉有点违和xx

--------------------------------------------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和你这家伙分到一间宿舍啊……”妖狐有些无奈的把行李安放在床铺底下,眼角的余光依稀可看到那人黄色的马尾辫晃来晃去.

“你还好意思说啊!要不是你来的那么迟我们怎么可能会分到一起啊!”对方果然立刻大声的反驳了他的话.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那你不就是倒数第二来的吗有什么资格说我啊喂!

妖狐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句.

“啊...我明白了!果然你这家伙就是故意的吧!想要套我妹妹的情报?我跟你说,门都没有!不!可!能!”
“你是笨蛋吗??!”

----------------------------------------------

一提到这件事就不得不聊聊这俩人的初遇.

那是在开学典礼的那一天,妖狐受学生会的委托,给新生们给予一些必要的帮助.那一天过的相当的充实.

其实只有他那里格外的忙碌.旁边的海坊主学长鸟都没人鸟.

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正当妖狐微笑着和一个女孩子say
good bye时,有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声音甜美又清脆.
“学长,你能告诉我低年部宿舍楼在哪里吗?”

女孩用红白相间的发带扎着粉色的马尾辫,睫毛宛如翩翩羽翼,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配上整洁的校服和端庄的站姿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

妈妈...我看到了天使.

妖狐压抑着内心的萝莉控之魂,努力做出最迷人的微笑,向对方伸出手.
“有些远呢,不如让我来带你去吧?”

“站住!”
妖狐转过头去,一个蓝色的斜挎包直直朝他的脸飞了过来,从移动速度来看……分量还不小啊...

等等卧槽??我新画的眼影啊不要打脸好吗我做错了什...
【啪——】

“欧尼酱?!”

喵喵喵??欧尼酱???

“妹妹没事吧!果然妖刀姬前辈说的没错!这家伙就是一个死变态萝莉控,今天让我来抓他的把柄,没想到他居然对你下手了!幸好你老哥我一直跟着他...我是不是特机智?”

..???妖刀姬?我得罪过她吗?其实就是新闻部缺经费了想要要挟学生会干部多拨些款吧?你们的小伎俩我一清二楚啊!你被骗了啊骚年!回头是岸啊!

妖狐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拎起斜挎包,好气哦可在萝莉面前还是要保持绅士风度.
“同学...我觉得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而且你这包里是什么啊...”

“误会?我已经跟踪你很久了!你就算狡辩我也不会相信你的!我的包!我的...包?”对方突然安静了下来,像是努力回想着什么.

“卧槽你二大爷!!我的单反!!!”
“我没有二大爷...”

跳跳妹妹:好想笑可还是要装出很冷漠的样子.

-----------------------------------------------

“好了……好了,咱能安静一会吗.”妖狐揉了揉有些刺痛的太阳穴,只怕再这么每天一直吵下去他都会早衰.

“总之...你要补偿你的过失!”
“...啥?”
“我的单反和我妹妹的精神损失费.”
“......”
“那你先把对我的称呼改一下好吗,来,和我念,妖——狐——.”
“谁要念啊!好吧好吧那我以后就不叫你死狐狸了...那你叫我哥哥好了.”

???叫个毛线球啊!你们家这名字起的也太套路了吧!

“...我实在是不想叫你哥哥.”
“那你也可以叫我爸爸.”

exo me?
小伙子,你这是要搞事情.

------------------------------------------

跳跳哥哥突然发现和妖狐同一个宿舍也是有好处的.

以前每次写作业都感觉脑子被掏空,心里暗暗埋怨着爸妈为什么把智商都分给了弟弟,而自己只继承了帅(bu

一边还要努力的编.

而现在自己再也不用编了,毕竟同屋住着一位大学霸,依靠着自己死缠烂打的本领便能拿到准确率Max的作业.

“你怎么抄的那么慢.”
妖狐坐着床上慢悠悠的翻阅着时装杂志,轻轻瞟了一眼还在和作业做抗争的跳跳哥哥.

“你不懂...”
“我不懂?我不懂什么.”
“身为一个男人...不要那么快.”
“......在校期间禁止说黄段子.”

妖狐心有点累.

------------------------------------------------

妖狐渐渐发现和跳跳哥哥在同一个宿舍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这家伙闹腾了一点,可是很会照顾人.

所以....

再也不用自己清理宿舍和买早餐了!
完美!

此时的跳跳哥哥正生无可恋的在学校食堂排着队,一想到一会自己还要提着一大堆东西穿越过喧嚣拥挤的人群,再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回宿舍楼,不禁拿起妖狐的饭卡怒刷了十个鸡腿.

------------------------------------------------

就这样,生活十分的和谐.(bu

两个人虽然每天都会拌嘴,可实际上关系已经很融洽了.

此时此刻的妖狐看着跳跳哥哥碗里正在被碎尸万段的饺子,感受着对方深深的怨念.

“...饺子不易,且行且珍惜,有什么问题说出来让我开心...不,我可以帮你想想对策.”

只见对方默默的抬起头,眼神中带着杀气.妖狐心里咯噔一声.

“我姨催我赶紧找对象.”

妖狐一口饺子汤喷到了跳跳哥哥的脸上.他知道对方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一直由一个远房的姨妈接济着,对他们一家很好.
可这时候找对象??他还是个孩子放过他好吗!

跳跳哥哥被喷了一脸饺子汤,眼神仿佛要吃人.妖狐只好拿起毛巾默默给对方擦脸.

“厉害了我的姨...你今年多大啊...”
“19了,我姨说在老家和我一样大的家里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你姨太封建...现在是文明社会,思想也要进步进步嘛...”
“我就是这么说的啊!可...停停停你下手这么重干嘛.”跳跳哥哥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对方的手腕,妖狐莫名抖了一下,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毛巾.

“你为什么不扎头发?”
“....嗯?我已经没心情想这些了...”
话虽这么说,跳跳哥哥想了想还是放下筷子站起身,背对着妖狐拿起发带.

妖狐发现其实跳跳哥哥这么扎头发很好看,本就不算长的头发这样扎起来能够刚刚好露出修长的脖颈,再加上那人总是喜欢穿低领的衣服,绝对领域简直能够对每一个绅士最为致命的一击,即使是可爱的男孩子也不例外.

正当妖狐沉醉在自己的遐想中的时候,跳跳哥哥转过了身来,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你收收这眼神,我心里发毛.”
“....啊?!好...”妖狐猛的反应过来,大脑一边飞速的运转考虑该怎么解释.

“我觉得你衣服领子太低了,世风日下...”突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妖狐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妈的,越描越黑了.这二十年白活了.

我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孽.
(作者画外音:谁叫你tm一打八歧就变二突子x)

“...我觉得这么穿没毛病啊?”

...上帝啊,为什么会有天然呆这么棒的属性啊!他完全没有发现我的图谋不轨(bu)啊我觉得我还可以再作死几年!!

等等,我好像还有事情没和他说.

“跳儿啊,我和你说个事,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啥?”
“你妹妹交男朋友了.”

“......”
“那个...你还好吗.”
“憋说话,我只想静静.”

跳跳哥哥感觉自己幸幸苦苦养了十几年的白菜就这么让猪给拱了,虽然他还不知道那头猪是谁.
啊,好气啊,完全保持不住微笑.

而且当自己还困扰于催婚势力的压迫下时,妹妹居然已经抢先一步有了男朋友.
而我活了十九年连除了妹妹外的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
小时候不是说好的哥哥最帅要嫁给哥哥吗!都是骗人的吗!
(ps.当然是骗你的喽hhh)

妖狐正心怀怜悯,只见对方突然冲过来抓住他的肩膀,无比悲痛却又认真的看着他说.
“我为什么找不到女朋友,是我哪里不好吗.”
“不...可能是她们嫉妒你长得好看.”
“...真的?”
“嗯.”
“那我给你当媳妇好不好?”
“!!!???”
“没有...我就开个玩笑,别激动别激动.”

跳跳哥哥第一次看到妖狐这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松开他的肩背上包去上晚自习了.

留下妖狐一个人一脸懵逼.

尼玛不是说好给我当媳妇吗?
撩完就跑和谁学的啊???
豁呀好气啊,不想上晚自习了.

妖狐忿忿的倒在了床上.
















评论(33)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