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色茶蘼._

兔赤/岩及/天濑见/灰夜久.

菅原命,不拒同担.

排球同好,扩我,我说不定会产粮(…)

【扁庄】一言不合就放毒.

·扁鹊x庄周.注意避雷.
·欢乐向.w
·大概ooc请注意.qwq
·吃不到粮只能自己产的苦逼少年茶蘼子x.


扁鹊注意一个人很久了.

深绿的发色,平时不怎么睁开的漂亮眼睛,总是带着微笑,每天晃晃悠悠神神叨叨的端坐在大鲲上,嘴里还说着奇怪的话.

记得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两人还是对手,当时自己已经残血,不得已躲在残破的塔边,就看见那人晃晃悠悠的过来,无奈起身打算再拼最后一把,却看着对方不由自主停了手.

淡蓝色的蝴蝶散发着光芒,从指尖轻起,围绕在那人身边,翩翩起伏着.照亮了他略微苍白的面颊,眸子似乎漫不经心的扫过他,却带着笑意.

美的惊心动魄.

然而下一秒扁鹊就挂了.没错,被对方亮晶晶的小蝴蝶打爆了.
这都是套路.
扁鹊不禁有些悲痛的在心里感叹着.不甘心的撇了一眼那人的名字.
好,庄周,我记住你了.

此时的庄周看着对方似乎带着怨念(?)的眼神有点愣住了,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眨了眨眼睛,莫名其妙的乘着鲲飘走了.
这个人还真是奇怪,明明是他自己不动手的嘛……
不过...我刚才算不算欺负人...?
嗯应该不算吧唉呀妈呀仔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这样想着的庄周露出了愉悦的微笑.

第二次见面两人终于是同一队了.扁鹊看着庄周从容不迫的扛着对方的攻击,从容不迫的开大,从容不迫的和队友们扛着中路.
啊...真是有意思的人啊.
最终结果当然是胜利,庄周似乎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着他,回头便看到慌忙移开目光的扁鹊.盯了他一会乘着鲲慢悠悠的过去.

“我记得,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
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好了起来,经常一起打团战,也经常待在一起.

扁鹊坐在树下整理着自己的药罐子,抬起头来时对方早已睡着了.不禁想起,庄周几乎一天到晚都在睡梦中,很少有清醒的时候,似乎是一个很神秘的人.
这样想着的扁鹊,突然特别想看看不一样的庄周.说白了就是想撩庄周.

他也确实开始这么做,扁鹊就这样踏上了一条不归路.x
—————————————————
其实庄周是一个特别好撩的人,和扁鹊的想象是完全不同的.

“庄周.”
“嗯?”
“鲲可以借我骑吗.”
“......”
看着庄周一脸不开心的表情转过头去,扁鹊好像get到了新技能.不过...
这似乎并不是正确的撩弟方法.
第一回合,失败.

“庄周.”
“...嗯?”
“你的眼睛很漂亮.”
“......”
庄周看着扁鹊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说出这番话,有些疑惑的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
等等,莫非是这小王八羔子又想骑我的鲲??
扁鹊就看着庄周突然抬起头惊恐的看了自己一眼,坐上鲲扭头就跑...
不对,应该是飞.
扁鹊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第二回合,失败.

“庄周.”
“......”
庄周一回头看见扁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肩膀和胸膛,有些脸红的瞪着对方并抱住自己.
“你干什么.”
“我...觉得你穿衣服很奇怪.”
......
庄周盯了扁鹊半天,有些嫌弃的看着他.
“你好意思说我?”
......可以.
这很扁鹊.

第三回合,失败.

—————————————————

庄周认为扁鹊是个奇怪的家伙.
每次一起组队,他总是看自己,发现自己掉了血就赶紧奶自己一口.
庄周很感动....个屁啊?
没事啊我很耐打的啊你别随便奶我啊你奶有毒你知不知道啊...
庄周无力的趴在大鲲上哭唧唧.

—————————————————

扁鹊打着打着发现庄周不见了.
确认队友血槽都是满的后自己回头去找.
结果发现庄周一个人躲在草丛里,抱着胳膊很委屈的样子.
“你的鲲呢?”
对方庄周不想和你说话,并朝你翻了一个白眼.
......

扁鹊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和庄周并肩坐到了草丛里.
庄周警惕的看着对方,眼神就像少女看到了怪叔叔一样.
“你现在这么弱,万一被发现了会死的知道吗.”
“...哦”

两人沉默了一会.
“扁鹊.”
“怎么...”
扁鹊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此时庄周盯着自己,慢慢爬了过来.停留在了一个很尴尬的姿势.庄周的双手支撑在自己跨前的地上,上半身微微前倾,因为是跪坐的姿势所以展露出美好的腰线,宽松的衣服垂下来,内部一览无余.
准确的来讲,就是庄周现在跪坐在扁鹊的胯间.
卧槽,怎么想都很不妙.
扁鹊强压下自己突然亢奋起来的下半身.刚想再问一句怎么了就听见对方的话语.
“扁鹊,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这尼玛还能忍?

扁鹊坐起来拉近了自己和庄周的距离,似笑非笑的问庄周.
“为什么这么觉得?”
“嗯...因为你总是看我,还一直奶我.不过你还真是够讨厌的...你奶有毒啊你知不知道?!”
望着突然炸毛了的对方,扁鹊轻笑了两声,未等庄周反应过来就搂住他的腰直直的吻了上去.
“...唔.”
看着对方眼角憋出了泪扁鹊才结束这个吻,却把庄周推倒在了地上.
“不...不行了,我要憋死了...”
庄周拼命的摇着头,脸红红的,用手试图推开扁鹊.
...真可爱啊.
扁鹊压住庄周的双手,吻去了他眼角的泪,在对方通红耳边轻轻说着:
“别害怕,我不会让你痛的...”

“大小姐驾到!!通通闪开!!”
扁鹊目瞪口呆的看见一个人影伴随着枪炮声从天而降,目光犀利如剑.在看到两人的那一刻瞬间弱了下来.
“...你、你们在这里啊哈哈..仗已经打完了你俩快点回来吧我不打扰了啊...”
然后一个虎跳远离了这是非之地.

.......

你他妈在逗我...?

此时庄周已经站了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物.眼神不好意思的忘向别处.
“赶紧回去吧...”
扁鹊无奈的笑笑,算是默许了庄周的话.
反正刚才的那一下也差不多吓萎了.
以后回去也不迟啊.
“嗯,走...”
“卧槽!!!”
扁鹊听到庄周第一次爆粗口有些不知所措的回过头.庄周猛的看向自己.
“老子的鲲...还在韩信那里!!??”
—————————————————

end.

鲲:“妈的….”









.

评论(25)

热度(301)